你现在的位置:首页 - 新闻报道
“红色乐龄”养老模式 让老人和花鸟岛一起变美
 2022-03-08 00:00
  

  阳光灿烂的日子,嵊泗花鸟岛中心街的休闲椅上总是坐满老人,他们笑逐颜开地晒着太阳,看着那来来往往的游人。

  游人在他们眼里是道风景,在游人眼里他们亦是风景:在碧海蓝天、鸟语花香的海岛上,无忧无虑地养老,是何等的“诗和远方”。

  其实一开始,他们也曾有疑虑,不知道开发后的花鸟会是什么样。是否还有他们的容身之处。

  然而这几年,花鸟探索多种形式的“红色乐龄”养老模式让老人吃了“定心丸”,他们依旧可以生活在熟悉的家乡,还有了更富足、体面的生活。

  老人养着、乐着,看着这个小岛,“活”起来。

  图片由花鸟乡政府提供

  以房换房老人集体住进老年公寓

  “生活甜不甜? ”“甜! ”1月19日,嵊泗县花鸟乡灯塔村50多名喜迁新居的老人,系着红色围巾,挥舞着国旗、党旗,在新房子前齐声高喊。快门落下,一张“全家福”记录了这幸福瞬间。

  拍完照,73岁的陈央琴就迫不及待地走进新家。这是一间35平方米的精装修屋子,一室一厅一厨一卫,卧室里有两张床,各类电器、生活设施齐全。“我家老房子是瓦房,又小又破,别说装修了,空调都没有。 ”她看着新家,越看越满意,“安置房的条件好太多了!这都要感谢政府,感谢党! ”

  陈央琴的新房子是由政府集中建造的老年公寓,用来置换老人们原来居住的老房子进行统一民宿开发。这50多名老人,均跟陈央琴一样,用手里的老房子换政府的新楼房,过上集中养老的新生活。这也是花鸟岛“红色乐龄”养老模式中的最新形式:以房易房,集中养老。通过房屋置换,老人改善了生活条件,获得收益,政府也拿到了更多的开发用地。

  灯塔村距最热闹的花鸟村有10分钟公交车的车程,村里60周岁以上的老人占总人口的36.8%,居住的基本上是20年以上房龄、电线老化、到处漏雨的瓦房。近几年来,花鸟岛旅游红利慢慢辐射到灯塔村,灯塔村谋划新一轮旅游开发,首先想到统一收购老人的房子加以利用。但老人们往哪里安居?

  “大部分老人不想离开熟悉的村子,有的更心疼养老院的费用,也觉得住得拘束、不自在。 ”花鸟乡工作人员告诉记者,“我们便借鉴城市建设老年公寓的做法,把老人都集中起来。他们可以自在生活,我们也方便照顾。 ”城市的老年公寓需要老人自行购买,考虑到多数海岛老人不具备买房的经济实力,花鸟又提出了租赁的方式,每年房租仅500元,村里的老房子则按每平方米3000元左右的价格收购,用于后续的旅游开发。

  “林林总总算在一起,我拿到了近16万,这还不算多的,也有拿20多万,这笔钱付房租绰绰有余。而且是簇新的房子,本来都不敢想自己还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。 ”陈央琴笑着说,当初置换给政府,家里几个孩子也都同意,他们说,反正不回来了,房子空着也是空着。这笔账怎么样都划算。

  目前,灯塔村安置公寓共有8栋公共服务用房,占地面积5295.5平方米,建筑总面积3293.65平方米,总投资额约3148.6万元,已有近70户符合条件的老年家庭入住。

  “老人们入住后,我们想引进一系列优质的养老服务。 ”花鸟乡灯塔村工作人员介绍,“今年计划逐步将海岛支老、民宿养老志愿结对、驻村医生、适老化改造等延伸到灯塔村安置公寓。另外,目前有20多位老人提出想在公共餐厅用餐,我们后续也会征集其他老人的意见,尽量满足老人们的服务需求。让老人过得又自在,又便利。 ”

  签订“幸福公约”民宿业主照养房东老人

  事实上,花鸟为不同需求的老人都设计了不同的养老模式。“以房养老”只是“红色乐龄”养老模式中的一种,借着旅游开发早的优势,花鸟村的老人早在民宿里开始了“宿养结合”。

  “这日子,以前想都不敢想。 ”今年83岁的张仲会是个念旧的老人,子女都在岛外,他却偏爱住在花鸟岛上,独自守着两幢半的破房子。

  本以为,日子就这样过了,没想到有企业以每年2万多元的价格租下了张仲会的家开发民宿。

  “不能在开发的同时,让老人成为‘候鸟老人’,甚至无处养老。 ”花鸟乡工作人员说,“所以我们便想到与民宿业主签订‘幸福公约’。 ”

  根据“幸福公约”,民宿业主在租赁老年房东住宅的同时,要为他们预留房间、装修好,并提供必要的照料服务。“宿养结合”的“红色乐龄”养老模式便由此而来。

  日式的庭院造景,现代简约的楼房设计,张仲会如今就住在这漂亮的楼房里。26平方米左右的房间里,厨房、卫生间、空调、冰箱、热水器、电视等一应俱全。

  不用自己下厨,张仲会可以每天散步去乐龄幸福公社的食堂吃饭。这是公社为老人们提供的用餐服务,每月只需300元。

  目前,岛上有51位老人与民宿业主一同生活。民宿业主对房东老人诸多照顾,除了端午节、重阳节、春节等给老人送些节日礼品,还会邀请老人参与互动活动。

  例如“花屿爱丽丝”民宿会定期为房东“换风格”,还常邀请他们到民宿看电影、聊天;“猫涞”民宿主每次研制新菜品,都会邀请房东尝菜,还邀请老人共同参与墙体绘画、打卡点打造等;“一阵风”民宿为老年夫妻房东策划了一场西式婚礼,让他们体验穿上西装、婚纱,走进婚姻殿堂的幸福感。

  在这些年的相处中,房东老人与民宿业主相互包容,亲如家人。这种融合养老模式,让那些子女不在身边的老人,得到了更多“亲人”的陪伴。

  开通就业渠道旅游红利惠及老人

  前些年,62岁的孔淑儿把老房子租给了开发公司,改建成了“云汐”民宿。不过她并没有闲着,看到“云汐”招聘打扫阿姨,身体硬朗的孔淑儿便自告奋勇应聘。在岛上,像孔淑儿这样的60岁以上还在工作的老人有100多位。

  本地年轻人少,外来年轻人不愿意留下来,随着花鸟民宿的增加,用工难的问题逐渐显现。“一面是民宿业主向我们反映招工难,而另一面岛上一些相对年轻的老人渴望工作,于是我们提出了‘劳养结合’的养老模式,让这些老人成为了劳动力。这是一种双赢。 ”花鸟乡工作人员说,事实上,对于打扫工作,老人比年轻人更有经验,民宿业主也比较满意。

  “5到10月的旅游旺季很忙,每月工资5000元,其他月份相对清闲,但也有4500元。”孔淑儿说,“像我们这种没文化的老人,这个年纪还能赚这么高的工资,已经很满足了。”春节时,“云汐”的民宿业主给老人发了个拜年红包,虽然数目不大,可也让她笑弯了眼。

  除了去民宿就业,开发后的花鸟处处藏着商机。孔淑儿的老伴曾开明曾是渔民,现在也还喜欢开着小船去钓鱼。因为花鸟旅游业兴旺,岛上的海鲜价格水涨船高。孔淑儿笑着说:“以前钓来的鱼大多自己吃,现在卖给民宿,每月也能赚4000多。 ”

  2017年,花鸟岛旅游渐入佳境,看到外来民宿生意火爆,在乡政府支持下,一批本地村民也萌生开民宿的想法,陈如夫就是其中之一。“我们家地势高、视野广,开民宿再好不过。”陈如夫说,当年他便“洗脚”上岸,和儿子儿媳一同投资70万元人民币开了第一家“舍北”民宿。

  旅游旺季,老两口早上4时多就要起床,准备客人的早饭;中午一边打扫房间,定时去码头接新的客人;晚上9时,等客人吃完晚饭,收拾完才能休息……陈如夫说:“辛苦是辛苦,但一年就忙这么几个月,主要是收入不错。 ”

  据他介绍,不到两年,一期投入的本金就赚回来了。 2021年,他们又投入160万元,打造了“舍北”二期,如今“舍北”民宿的年盈利超过50万元。

  这几年,本地村民打造的精品民宿生意都不错,其中60周岁以上老人参与民宿产业的有60多名,宿均收入在30万元人民币左右。

  一边工作,一边养老。老养结合的“红色乐龄”养老模式,提升了老人的经济收入,保障了他们更好的生活水平。

  乐龄幸福公社为老人提供周到服务

  老龄化较为严重的花鸟岛,专业的养老机构必不可少,“公社养老”是花鸟最早的养老模式,也是服务最为全面、专业的养老模式。

  让每一位老人在乐龄幸福公社中享受乐龄年华。2014年,伴随着花鸟整岛开发,乐龄幸福公社建成。

  作为岛上唯一的养老院,乐龄幸福公社集托养、日间照料、配送餐、助浴、休闲娱乐、医疗康复等于一体,共23张床位,每个房间都配有独立的卫生间和24小时热水沐浴,以及空调、电视、紧急呼叫装置等。

  要问乐龄幸福公社好不好,住了近8年的百岁老人石秋云最有发言权:“每天都有很多活动,工作人员服务好,态度也好。 ”

  石秋云老人的子女也已迈入老龄,但尚在工作,无暇照顾石秋云,她便自己来到了乐龄幸福公社生活。每天吃过早饭,量完血压,工作人员就会领着老人到院子里散步锻炼,或是做手指操。午饭后,石秋云会和一同生活的老姐妹们在活动室打一会麻将,也可以去影音室看看越剧,或上一节手工课。不过更多时候,石秋云喜欢坐在院子里晒太阳,和其他老人聊天。

  “刚住进来时,是有些不习惯,不过现在看来养老院蛮好。 ”石秋云说,“吃饭睡觉、洗衣洗澡都有人照顾,定期会有医务人员来为我们体检、上门巡诊,还有志愿者来理发、剪指甲、修收音机。 ”在这里,老人们享受到了专业的养老服务,感受到了老有所乐。

  过年期间,乐龄幸福公社的老人们都被子女接回家团聚,可年一过就都回来了。花鸟岛乐龄幸福公社院长陈玲笑着说:“我们问老人,怎么不多住几天。她们说家里太无聊了,还是这里热闹。 ”

  目前,共有6位老人住在乐龄幸福公社里,都是女性,平均年龄在85岁以上。“在花鸟,只有少数高龄、生活难以自理且子女无暇照顾的老人才会选择住乐龄幸福公社。 ”陈玲解释,稍微年轻些、能自理的老人更偏向于住家里。因为花鸟的“红色乐龄”养老模式,给予了不同年龄段老人更多富裕、自由、多彩的晚年生活方式。

  记者手记

  旅游开发和老人养老并不冲突,不需要割裂,也不能割裂。

  如何将两者和谐融合,让老人更体面、更有尊严地生活?花鸟提供了“老有所养”的更多答案。

  岛上多是失能、独居、空巢的老人,在开发过程中,花鸟并没有把这些与旅游产业格格不入的老人驱于岛外,而是尽可能地融为一体,让老人也成为了岛上一道独特的风景线。

  根据不同环境下老人的不同需求,花鸟为老人提供了更多养老模式的选择,让他们共享富足的同时更感受到被尊重和被需要。通过劳养结合,渴望工作的老人有了更多工作机会;宿养结合,独居老人得到陪伴和照顾;以房养老,老人有了更安全周到、更高水平的生活条件;而乐龄幸福公社,给予老人更全面、更优质的养老服务。

  有一位开民宿的老人告诉记者,以前口袋空空哪也去不了,现在每年都会出去旅游,开始向往年轻人的生活。以后也会考虑旅居养老,带着老伴到处见世面。这就是花鸟“红色乐龄”养老模式带给老人最显著的变化。

  事实上,近年来,社会上更完善、更理想的养老模式一直在推陈出新,养老模式的重点也开始从“物质养老”向“精神养老”倾斜。

  当物质富裕与精神富裕相统一,才是真正的共同富裕。

转发到: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

##########
<pre id='RIiIjB'><center></center></pre>
<base id='dGTMvZx'><strong></strong></base>
    <blockquote></blockquote>
    <strong id='NsJ'><dfn></dfn></strong>
    <dfn id='EEb'><var></var></dfn>
    <kbd id='viVAcmqW'><base></base></kbd><basefont id='BhXS'><var></var></basefont><blink id='gexGTmHZ'><font></font></blink>
        <var id='Ycvh'><person></person></var><bgsound id='oCLXKs'><ins></ins></bgsound>